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孕育科普 > 师范专业录取分数走高 教师职业是真热还是虚火

师范专业录取分数走高 教师职业是真热还是虚火

作者:金吉助孕时间:2021-07-27 08:32:08热度:59164
上周,有广东省媒体报道,该省提前批本科院校录取工作结束,共录取10287人。其中,教师专项计划录取1600人,卫生专项计划录取1122人。从投档分数上看,公费师

  上周,有广东省媒体报道,该省提前批本科院校录取工作结束,共录取10287人。其中,教师专项计划录取1600人,卫生专项计划录取1122人。从投档分数上看,公费师范生专业大受欢迎。从第一次投档情况来看,普遍出现投档最低排位较去年提高的现象。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通过查阅发现,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广东。

  东北师范大学在浙江省的招生,不少师范类专业最低录取分数线所在位次也出现了明显的提升。7月21日天津市公布了该市普通类本科批次A阶段录取情况,师范院校也受到天津高考考生的青睐。为了避免炒作高分段考生录取情况,天津市没有公布普通类本科批次高分段院校专业组的分数线,这个“高分段”的界限定在了690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顶尖高校后面没有具体的分数线,统一标注着“690分以上”。而紧随其后的是北京师范大学,其在天津招生的最低分数线为688分,与“高分段”仅差2分,另外,华东师范大学在天津招生的最低分数线为674分、东北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的分数线也都在660分左右。

  “这个现象比较直观地说明,师范院校和师范专业逐渐成为考生的优先选择,教师职业的吸引力越来越大。”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张爽教授说,其背后的原因也很明显,一个原因是,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政策提高教师待遇,目的就是吸引并留住更多的优秀人才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教师职业吸引力越来越大。

  专家的判断与官方的评估是一致的。今年年初,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于发友介绍了中央4号文件(《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落实的第三方评估情况,该评估显示,教师职业吸引力明显增强,高考成绩前30%的学生报考师范专业的比例由2018年的18.3%提高到2019年的33.4%。

  另一个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最近两年,不确定性成为一个关键词。”张爽说,无论是疫情还是国际关系的对抗性,使得多种职业受到影响,在这种情况下,稳定性强、待遇较高、社会地位较好、有寒暑假的教师职业的吸引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高了。

  某一个专业或者某一类院校火爆,首当其冲就会向就业市场释放信号,师范类也不例外,最明显的例证是,近几年,随着在线教育市场的火热,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人数不断攀升。

  2019年上半年全国参加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的人数为290万,下半年的考生人数一下子就涨到了590万人,全年考试人数近900万人。2020年,这个数字继续攀升。

  据媒体报道,6月15日,2021年上半年中小学教师资格面试成绩开放查询,随后,#教资面试成绩#的话题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记者同时发现,在微博上与“教师资格证”相关的话题阅读量都极高,比如#教师资格#这个话题的阅读量超过了78亿、#教师资格证笔试#的阅读量也达到了29亿。教师资格证考试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有机构预测,今年报名人数将突破1000万。

  就业市场的信号也会倒推院校专业的报考。特别是去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决定推进师范毕业生免试认定教师资格改革,允许教育类硕士及以上学历毕业生、公费师范生免试认定教师资格,也就是说教育类硕士及以上学历毕业生、公费师范生不再需要参加中小学教师资格证的考试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师范类院校的报考。

  不过,不少专家指出,要理性看待这些“走高”和“火爆”,因为,选择学师范专业、考取了教师资格证仅仅使得“从教”成为一种可能,离一个人最终是否能走入教师队伍还有一段距离。

  再加上高考填报志愿本身还带有一定的博弈色彩。比如,某年某个学校的分数线高,很可能会影响到第二年考生们对这个学校的选择,也就会影响这一年的分数线,很多学生在填报志愿时首先想到的是“能否被这个大学录取”而非真正的职业选择。

  “因此,不能简单地通过录取分数的变化来判断有关的专业的冷和热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说,随着“平行志愿”的实行,这种情况有所好转,但依然会出现录取分数的起伏变化,“这只是志愿填报带来的起伏变化,而不能真实反映出专业的吸引力,这个是必须要理性看待的。”

  记者在梳理数据时发现,近些年也出现了师范类院校在“断档”榜上“打前阵”的现象,也就是说一些师范类院校会出现招生计划招不满而进行志愿的再次征集。另外,虽然教师资格考试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千万量级,但是,一些地方,特别是农村、欠发达地区教师队伍依然存在着缺口。

  “某一年份、某一地区出现的情况并不代表全局。”张爽说,不过,这种现象确实说明,目前我国教育发展在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仍有不均衡的情况,部分地区教师的社会地位、待遇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这是亟需关注的。

  熊丙奇认为,教师职业是否真正具有吸引力还要看那些报考了师范专业、考了教师资格证的人最终有多少真正进入了教师队伍。

  1000万考证的背后是近千万的高校毕业生,随着高校毕业生人数增加,考研和考证的人数都在快速增加。不少非师范毕业生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考试是给今后求职多一个选择。“也就是说,教师资格考试热折射出的更多的是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熊丙奇说。

  无论怎样,越来越多优秀人才有了选择教师职业的倾向是利好消息,正如张爽所说,这样可以从“入口端”改善结构,提高质量。同时,教师教育本身也在面临转型,教育受到全民重视、信息社会的多重挑战、家校社共育格局的形成,都对教师素养的全方位提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培养未来之师任重道远!”张爽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未晨 实习生 唐仁章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7月26日 05 版

【编辑:苑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