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孕育科普 > 睡眠的谬误北京助孕与常识

睡眠的谬误北京助孕与常识

作者:金吉助孕时间:2021-03-19 02:57:57热度:1571
睡眠的谬误与常识睡眠时,我们还需要闭上“第三只眼”?很多人在入睡前有着非常苛刻的环境要求——房间必须安静,必须避光,不能有任何发光物体干扰(即便有时候只是空调的

  睡眠的谬误与常识

  睡眠时,我们还需要闭上“第三只眼”?

  很多人在入睡前有着非常苛刻的环境要求——房间必须安静,必须避光,不能有任何发光物体干扰(即便有时候只是空调的指示灯发出了针尖大小的蓝光,对于敏感的人而言,光线的刺眼程度也与第二天早晨的太阳光无异)。这是因为我们体内除了闭上的两只眼睛外,还有“第三只眼睛”的存在,而它的存在完全不受主观意识的控制。这就是我们人体最小的器官——松果体。

  在17世纪的时候,勒内·笛卡尔首次提出了“松果体”的概念,然而,概念虽然提出了,但笛卡尔对它的生理学认知却是完全错误的。笛卡尔几乎完全从哲学角度来看待这个位于颅顶、装载灵魂和所有思想的场所。同时代的医学家已经进行了解剖研究,确认这个器官并没有笛卡尔所说的形而上学功能,只是一个特殊的内分泌腺体。直到20世纪,人们对松果体的研究才有了一些进展。

  生理学家和生物演化学家通过研究资料发现,目前已知的所有哺乳动物几乎都拥有松果体,而出土的古生物化石显示,地球早期的生命祖先(例如鱼类、两栖与爬行动物)的脑袋顶端都有一对感光体存在,鱼类的化石上甚至还能看到两个颅孔。1953年,理查德·艾肯(Richard M.Eakin)在担任古根海姆研究员期间,首次在论文中提出了科学性的“第三只眼”的概念,认为很多动物的颅内都潜藏着这样一个起感光作用的器官。2004年,神经与生物学家戴维·克莱恩(David C.Klein)在解剖中发现松果体的细胞结构与视网膜非常相似,从而提出了一个假说,认为松果体和眼睛是由共同的原始感光细胞进化而来的。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对于光线如此敏感呢?原因便与松果体的作用有关。松果体负责分泌著名的褪黑素,在光线黑暗的时候,松果体分泌褪黑素的效率是最高的。而且,每个人的松果体并不一样,有大有小,通常在1~2岁的时候便发育定型,之后无法改变。

  另外,由于松果体分泌的原因,光线也的确会对我们的睡眠产生很大的影响。几百年前的人类只要到了晚上就躺入漆黑的夜晚,而现在我们的枕边有手机屏幕,窗外有城市的灯光和屏幕,建筑物缝隙中还会飘来各种各样的杂音,一切都在告诉我们——精彩还没结束,不要着急入睡。但古代人真的要比现代人更容易入睡吗?答案也未必,尽管古代人没有光和噪音以及加班工作的困扰,然而他们可能要面对老鼠、昆虫、入室盗窃等更多让人难以安眠的因素。

  器官排毒时间表是真是假?

  我们每个人应该都收到过家长发来的微信文章,标题类似于“警惕!熬夜会导致慢性死亡”,以此来告诫我们到了晚上十点钟就要早早睡觉,不要熬夜。这些文章的理论依据是人体不同器官到了夜间有固定的排毒时刻,比如23点到凌晨1点,是胆排毒,3点到5点是肺排毒,5到7点是肠道排毒等等。不少人都相信这个排毒表很有道理,那么它本身有科学依据吗?

  答案是完全没有。

  首先,这些时间表里的很多内脏功能都是错误的。比如说,胆排毒,这个完全就是子虚乌有,不管什么时候睡觉,饮食多么健康,作息多么规律,胆都不会排毒的。胆在人体内的功能就是分泌胆汁,当人体摄入大量酒精和脂肪的时候,胆囊会分泌胆汁,帮助肠胃进行消化。除此之外,现代医学暂时没有开发出胆囊的其他新功能。

  很多人对这个时间表坚信不疑,是因为自己在熬夜后,确实会出现一些身体上的问题,比如咳嗽,或者肝脏出现毛病,肠胃不好等等。这些自然是熬夜、睡眠不足带来的危害,但是和排毒表没有任何关系。这就好比说一个人在下午跑步的时候崴了脚,然后认为是自己的脚踝关节在下午的某个时刻会变得脆弱一样。

  为什么很多人会“认床”?

  “认床”的科学术语是“第一晚效应”。这个也是由先天基因所决定的。

  在睡眠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并不是完全陷入休息状态,总有一部分保持着潜在的警醒。对人类而言,通常会负责逻辑分析的左脑在夜晚稍微清醒一点。这个特征的由来也与人类进化有关,毕竟原始时期的人类居住在野外,能有个洞穴居住就很不错了,所以睡眠的时候必须要保持一定程度的警醒。随着人类的进化,我们逐渐不再需要像荒野生存那样保持随时随地的警惕感,但大脑的这个功能依旧留存了下来。

  另外,“认床”也只是警惕神经比较发达的人表现出来的现象。睡眠时半脑活动没有那么活跃的人,其实也会保持着潜在的清醒状态。据研究数据统计显示,每个人平均每晚要间歇地醒来20到30次,不过这个清醒的时间极为短暂,转瞬即逝,因此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会被我们意识到。

  褪黑素是否有效?

  褪黑素是很受现代人推崇的保健品。我们体内的松果体本身就会分泌出辅助睡眠的褪黑素,那么,我们从外部摄入的褪黑素,还能否在体内起到同样的作用呢。

  完全是可以的。松果体分泌褪黑素的因素只有一个,那就是外界的光线明暗,不会因为体内摄入了大量的褪黑素而自己减少褪黑素的分泌,从这一点上来说,使用褪黑素是没有什么副作用的。与传统的安眠药相比,它更安全,而且不会上瘾。除了褪黑素外,在2000年以后,现代人睡眠问题受到越来越多关注的情况下,药理学家也已经开发出了数种褪黑素受体激动剂,它们可以直接刺激松果体的褪黑素合成,从而起到辅助睡眠的作用。正常人夜晚分泌的褪黑素数量是白天的10倍左右,而且此时褪黑素更容易进入大脑血液循环。

  但是褪黑素的效果并不是绝对的。除了某些人本身体质导致效果不明显之外,褪黑素在治疗长期慢性失眠方面的作用也比较有限。褪黑素比较起作用的情况是急性失眠,比如加班,兴奋,倒时差不适应等等,如果是长期失眠,褪黑素作为辅助治疗药物,就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爆肝”一词有科学依据吗?

  “爆肝”是近两年流行起来的词语,在游戏玩家和追剧的人当中比较常见,当一个游戏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时,玩家们一般便会用“爆肝200小时”之类的话语来形容。看到有人通宵十几小时追完一部剧时,人们也会用调侃的语气问“肝还在吗”?那么,熬夜和“爆肝”之间,真的有科学已经证明的联系吗?

  目前医学上有明确结论的,是肝脏病变的确会对睡眠产生极大影响。肝脏的功能除了我们熟知的分解毒素、辅助消化之外,还起着调节新陈代谢、储存葡萄糖与维生素等500多个不同的功能。目前尚没有任何人工细胞能完全替代肝细胞的作用。而在肝脏的诸多功能当中,控制褪黑素代谢也是其中一种。以肝硬化患者为例,虽然褪黑素是由松果体分泌的,但是分泌出来之后需要人体其他器官进行代谢更新,而肝硬化患者的肝脏功能已经严重受损,白天松果体分泌的褪黑素没有办法正常代谢,到了晚上,松果体分泌的褪黑素就要比正常人减少很多,因此到了晚上,肝脏疾病患者通常会难以入睡或者要等到很晚才能入眠,即使入眠,睡眠状况也非常不稳定。

  然而,将因果反过来的话——关于熬夜是否会严重损害肝脏,目前医学上还没有特别明确的定论。根据2018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论文显示,生理学家一直在进行一项小鼠对照实验,一组小鼠拥有正常的睡眠作息,另外一组则被剥夺睡眠,整夜保持清醒。结果第二天的对照发现,昼夜不眠的小老鼠的肝脏发生了病变。熬夜的老鼠肝脏中脂肪和葡萄糖的含量大幅增加,整个肝脏的大小增加了将近一半。由此可见,熬夜的确会对肝脏的新陈代谢产生影响。

  但之所以没有明确定论的原因,在于研究人员还没有在这个实验中排除其他变量的影响。例如,熬夜的老鼠会出现肝脏脂肪增多,是否是因为非睡眠状态下的能量消耗引起的,如果在熬夜的过程中摄入足够的能量,能否避免对肝脏代谢的影响,它是否与进食时间和生物钟时间的对应有关系?以及老鼠的肝脏会在正常睡眠后恢复到初始的大小,人类的肝脏是否也有相同的恢复能力?人类和老鼠不同的肝脏机制是否同样适用于这个实验结果?这些没有在实验中控制或呈现的因素都是这个问题结论待定的原因。

  目前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睡眠会对我们的肝脏产生损害,但损害的程度究竟有多大还不确定。不过重大的肝脏疾病,肯定不是由熬夜这一个行为所导致的,熬夜对肝脏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血糖指数、内分泌失调等方面。就肝脏损害而言,一次酗酒带来的肝脏损害,要远远大于一次熬夜。至于更严重的肝癌等疾病,更是和熬夜没有什么关联。

  早晨难以下床是人之常情吗?

  很遗憾,这个得看你不愿意下床的程度。如果只是前一天晚上熬夜,工作加班,或者其他原因而感到疲惫,第二天早晨醒了后想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这个的确是正常现象。但如果并没有特别疲惫的原因,却还要一直躺在床上,哪怕什么也不做都不愿意动弹,严重的甚至连口干舌燥喝杯水都懒得伸手或下床,那么这就有可能属于一种病症了。

  “恋床”这个现象2018年才被纳入医学疾病的研究范围,目前更深一步的研究还在进行当中。

  英文中有两个词与此相关,一个是“dysania”,另一个是“clinomania”,前者指的是不愿下床,后者指的是总渴望平躺在床上的强烈欲望。早晨要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才能下床属于“dysania”的表现形式。除此之外,患有“dysania”的人躺在床上还会表现出看到清晨而心情烦躁,情绪低落,对新的一天完全没有兴趣。

  但也不必因此而心慌。大多数人只是出于工作压力或疲惫而不愿面对清晨,想躺在床上完完整整地休息一天。

  真正的“dysania”绝非孤立出现的病症,与之相随的还有抑郁症、焦虑等等,它在医学上的意义在于“dysania”的表象下往往潜藏着更多隐性疾病,对它的研究将会更好地预警到人体其他潜在的危险信号。

  每天晚睡晚起还算熬夜吗?

  人们都说早睡早起有益于身心健康,那么如果一个人每天晚睡晚起,在同样满足每天睡眠八小时左右的情况下,会对身体产生损害吗?如果一个人每天凌晨两点睡觉,第二天十点起床,这个行为还能算是熬夜吗?

  这个要先从人体的生物钟说起。生物钟起着生物内部调整节律的作用,它并不受外界环境的影响,也就是说,把我们隔离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我们每天依旧会睡觉和醒来。在所有哺乳动物中,控制着生物钟的细胞都位于小丘脑上的视交叉上核的神经结构附近。医学研究者曾经做过实验,对胎儿的视交叉上核进行移植,结果发现移植者的生物钟也发生了变化,转而与捐赠者的生物钟作息相似。这个实验一来证明了视交叉上核对昼夜节律调控的重要性,另外也证明了一个人的生物钟作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遗传。有些人就是天生特别能熬夜,即俗称“夜猫子”的那种,有些人则到了晚上十点就一定要睡觉,一旦稍稍熬夜就会整个人都身体不适。

  因为每个人的生物钟都是不一样的,所以睡眠和起床的时间也会有所差异。当然,我们当下所指的熬夜,大多数不是个人自由决定的,很多时候是因为工作、加班或者追剧打游戏等因素而被迫将睡眠时间延后,每天下半夜才睡,第二天很晚才起。如果形成一个规律的作息时间的话,每天晚睡晚起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在昼夜作息上,会给身体带来损害的行为是不规律的作息。比如一个人每天都两点钟睡觉,十点钟起床,然后某天突然因为有事情而八九点起床,那么这就会给身体带来极大的损害。对早睡早起者来说,这也是一样的道理。

  除了熬夜的危害外,我们或许应该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早睡也未必全然是好事。2021年2月,一份发表在《自然》旗下期刊的论文显示,早睡同样会影响人们的睡眠和情绪。研究人员给志愿者的手腕上佩戴了记录睡眠的设备,然后每个季度进行一次抑郁症征兆测试,结果发现早睡和晚睡的人都有情绪抑郁和焦虑急躁的可能。

  睡觉时总感觉一脚踩空是疾病前兆?

  相信每个人都有这种经历——在朦胧入睡之后,突然在黑暗中有脚底踩空的坠落感,而后突然惊醒。如果家中养猫的话,会观察到同样的情景也会发生在小动物的身上。对于这种现象,有人会告诉小孩子说这是骨骼在发育、长个儿,也有人说这是心脏疾病的前兆。还有一种看起来比较科学的说法,认为这是人类进化中出现的结果,由于人类没有保持平衡的尾巴,而原始时期的灵长类动物都是栖居在树上的,为了防止睡眠时从树上坠落,大脑会下意识地保持警觉,将睡眠者唤醒。

  睡眠时的这种坠落感和短暂的抽搐,医学上称为“睡眠抽搐”,对它产生的原因暂时还没有明确的定论,但是肯定和疾病前兆没有关系(只要不是严重的长时间抽搐)。一个现在普遍被接受的观点是,睡眠抽搐的出现是由于大脑和身体的信号不同步所导致的,当你的身体感到疲惫想要入睡的时候,大脑皮层还处于活跃状态不想睡觉,于是神经信号间发生矛盾,大脑想要唤醒躯体,就出现了上述的各种现象。导致大脑依旧出于活跃状态的原因通常是外部的,比如说摄入过量的咖啡因、酒精或者其他药物等等。

  睡眠抽搐是普遍会出现在每个人身上的正常现象,也无需治疗,它通常会自行好转。

  撰文/宫子

【编辑:田博群】